温碧霞受访称不后悔拍三级-广东中医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妇科 >> 正文

温碧霞受访称不后悔拍三级

2017-11-27 来源:广东中医网

温碧霞

温碧霞受访称不后悔拍三级 1966年出生于香港,1981年进入娱乐圈,凭借电影《靓妹仔》获第2届香港金像奖最佳新演员提名。2000年嫁给香港富商何祖光。

接受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采访时,温碧霞刚参加完上海国际电影节回港,忙于宣传她参演的电影《微交少女》,在谈话过程中,她屡次拿起她的白色iPhone,因为手机频频在震动。48岁的她,身穿一袭白色露背长裙,这与她在各种媒介上的广告形象吻合。

除了拍电影外,温碧霞还参演了许多电视剧,在《封神榜》里,她饰演妖娆的妲己,此外还有观众熟悉的无线剧集《火玫瑰》。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三十多年,如今她仍对电影有着极强的兴奋感,说起来就停不下。

谈到丈夫何祖光及其家族时,她会显得冷静克制,这与其谈起电影的热烈形成鲜明对比。何祖光是何应钦的侄孙,后者是一个在内地中学历史教科书上赫赫有名的人物。公开资料显示,拥有显赫家世的何祖光,现在是所罗门兄弟香港有限公司亚太地区投资银行部副总裁。一直以来,温碧霞忙于在各种受访场合否认自己是嫁入豪门,“我不喜欢人家觉得好像我是为了钱嫁入豪门,其实我不是,我是真的喜欢这个人才会跟他一起。”接受凤凰网专访时,温碧霞曾这样说。

她告诉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记者,“我父亲以前有几个老婆,我妈咪是大妈。妈咪老是跟我说,Daddy以前外面有几个女人。我总是觉得人很难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。看到很多结了婚又离婚的——你知道这一行很多啦。我从小到大对婚姻都没有什么信心,不想结婚,但认识他之后,是他改变了我、感动了我,让我感到这个男人是可以永远的。”

当然,观众对她的关注,并不只是因为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的“女星嫁入豪门”这一点。1996年,她和任达华担任主角的电影《惊变》上映,当时正在走红的她,在片中裸露两点,和任达华上演了一段激情戏。人们从此记住了温碧霞。

曾是叛逆少女

“我小时候不喜欢被人管,觉得自由大过天,当时想要自由做自己的事情。”温碧霞说。

“当时知不知道你要的自由是什么?”

“我知道就是要自由,就是不想被人管。”

青春期的温碧霞,是个叛逆少女。她在香港调景岭出生。国民党军队撤出大陆后,大量官兵屯聚在这个地方。温碧霞的父亲是这个败绩军队里的一员,成了一个工厂的管工。这位前国民党军官,对子女展现出极强的控制力。

“爸爸管得我很严。小时候读书,我读中一,即是六年班,就已经有男同学打电话给我。我爸爸是不会给我接的,直接把电话挂了。我很不喜欢爸爸这样。家里人也不让我上街,尤其是不让我跟男孩子出去。那我就觉得他越是不给我越是要出去,越是不让我跟男性朋友讲话我就越是要和男性朋友讲话。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反叛。出去跟一些朋友玩,去Disco。现在那些靓妹也是去Disco。”

父亲的管制不乏粗暴,“有次我带朋友来玩,他还追着想打人,不让男生和我玩。小时候就会觉得父亲不对——我的男性朋友又没有做什么。”

十三四岁时,由于挨了母亲一巴掌,温碧霞决然离家出走,到朋友家过夜,一住就是几个星期。那时与她一起玩的,多是“问题少年”。其时《靓妹仔》剧组成立,导演黎大炜和编剧文隽在街上物色演员,一眼看中了正和朋友逛街的温碧霞,她的命运自此发生重大转折。

1982年,电影《靓妹仔》在香港上映。该片现场录音,以半纪录片的方式讲述了一批“问题少女”的状况。片中两位女主角林碧琪和温碧霞,在片子上映时才16岁。

这部电影关注了一个少人涉足的角落,它以林碧琪饰演的角色为线,带出一群当时因家庭不幸等原因而走上堕落之路的学生妹的故事。片中,温碧霞饰演的角色被男朋友抛弃后,跳下地铁轨道自杀身亡。而林碧琪目睹这么多一起堕落的姊妹死的死、伤的伤,加上亲眼看到男友被黑社会杀死,最终与母亲修复关系。

时至今日,这部影片已不太被人提起。但在当年,该片票房突破千万。在次年的金像奖上,林碧琪与温碧霞一齐被提名最佳新演员。而这部反映残酷青春的影片,还创造了一项至今没被打破的纪录:17岁的林碧琪获得1983年金像奖影后,此后她再没拍过影视剧,所以直至今日,林碧琪仍是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且作品最少的影后。

拍《靓妹仔》时,由于温碧霞未成年,合同需要监护人签名。父亲不同意,希望她继续读书。在她父母眼中,娱乐圈复杂,不适合女儿。这次,温碧霞没有离家出走,而是选择用眼泪征得家长的同意。

第一部电影就受到肯定,她感到满足,认为反而是因为进入娱乐圈,才让自己定性,变得“更乖了。”在这个人们眼中波诡云谲的江湖里,她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成熟,“到现在都是因为我很喜欢电影,很喜欢演戏,所以我没有离开过娱乐圈。”

这个曾经的叛逆少女,对于自己当年的不被理解,不无委屈,“我后来就是想做一个出色的演员。但因为爸爸妈妈不明白,他们只是担心我那么早出来拍戏,但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他们不知道我的世界其实很单纯,希望能有自己的天地,能有多些爱。比如男朋友带来的真爱其实也是种爱,无论父母的爱、异性的爱,都是每个人追求的最简单的东西。”